召會的恢復(八)召會的身分─新人

  召會─基督的身體─乃是一個新人,爲着完成神永遠的定旨(弗一9,11,三11)。神創造人的心意是要得着一個團體的人,以彰顯祂並代表祂。創世記一章神創造人,是一幅在神新造中之新人的圖畫。至終,召會作爲一個新人,就是神心意中團體的人;這一個新人完成雙重的定旨,就是彰顯神並對付神的仇敵。
  一個新人是藉着基督十字架上的死所創造的(弗二15~16)。基督創造新人,是用兩種材料。第一是用蒙救贖的受造之人;第二是用神聖的元素。在十字架上,基督把這兩種材料放在一起,產生新人。在新人的創造裏,首先我們天然的人被基督釘死,然後藉着除去舊人,基督將神聖的元素分賜到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一個新的實體。基督自己是新人的素質;因此,祂把兩下(猶太人和外邦人)在祂自己裏面,創造成一個新人。在一個新人裏基督是一切,因爲祂是新人用以創造的素質;所以,一個新人就是基督。
  召會是一個新人,在這新人裏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我們沒有地位(西三10~11)。神在祂經綸中的目的,是要基督作一切;因此,極重要的是,我們要看見神不要別的,只要基督,在神的眼中,除了基督以外,沒有一樣算得數。神的目的是要使祂的兒子基督作祂經綸的中心,並使祂作信徒的一切。神的經綸乃是要將包羅萬有的基督作到我們裏面。在一個新人裏沒有天然的人,不可能有天然的人,也沒有地位給天然的人。在新人裏只有一個人位─包羅萬有的基督。一個新人就是基督,是基督在擴展,基督得擴大。
  新人是獨一無二的,在基督裏是一,並且與基督是一;我們是憑着基督並藉着基督而成爲一。當我們藉着生機的過程被基督浸透、充滿、滲透,並由祂所頂替時,一個新人就得以出現。新人乃是基督在衆聖徒裏面,滲透我們並頂替我們,直到所有天然的區別都除去,每個人都由基督所構成。
  在一個新人裏,基督是一切的肢體,又在一切的肢體之內。住在我們裏面的基督乃是一個新人的構成成分。因着基督是新人一切的肢體,在新人裏任何種族、國籍、文化、或社會身分都沒有地位。我們若要經歷基督是新人一切肢體的實際,就必須接受基督作我們的生命和人位,並且活基督,不活我們自己。保羅說基督是一切,又說祂在一切之內,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們需要看見,在不同國家的衆地方召會乃是一個新人(西四15~16)。一個新人不光是一地一地、一個召會一個召會的事,乃是地上各召會集體的事。在主恢復的衆召會中間,不應該有『列國』。我們無意得着一個小『國』,一個讓我們可以在其中作小王的王國;反之,我們在意的是要在一個新人裏。召會的建造乃在於一個新人的存在。今天就是得着一個新人的日子,這新人是由衆地方召會所構成,包括所有在基督裏是一的聖徒,而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這將是終極的召會生活,一個活出基督的宇宙新人。
  主恢復的目標是要產生一個新人(西三10~11)。在舊人裏分裂並分散的,在新人裏得着恢復。脫去舊人就是脫去分裂並分散的人;穿上新人就是穿上聚集並是一的新人。主在祂恢復中一直在作,並祂現今正在作的,是產生一個新人,以祂自己爲生命和人位,爲着神的彰顯。爲使一個新人得以實際的出現,我們都需要起來接受基督作我們的人位。這一個新人要結束這時代,引進神的國,並要將君王基督帶回這地上。(吳文宏弟兄)

召會的恢復(七)召會的身分─基督的身體

  以弗所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保羅題到『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向着召會作萬有的頭;召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這裏啓示召會是基督的身體。召會不是組織,乃是生機的身體,由所有得蒙重生、有神生命的信徒所構成,爲使頭得彰顯。基督的身體乃是頭的豐滿,這豐滿就是頭的彰顯。基督這位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需要身體作祂的豐滿,這身體就是祂的召會,成爲祂的彰顯。而神所揀選、救贖、並重生的人裏面有基督這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具體化身,在他們身上有終極完成的靈。如此,在基督裏的信徒就成爲基督的身體,就是由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與經過變化之三部分人調和,所產生的生機體。
  我們必須認識,基督身體的實際就是三一神實際的靈。約翰福音十四章十七節說,『就是實際的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爲不見祂,也不認識祂;你們卻認識祂,因祂與你們同住,且要在你們裏面。』這實際的靈使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一切,都在基督的身體裏成爲實際。乃是這實際的靈,使三一神一切的豐富,在基督的身體裏顯爲可能,顯爲真實,那就是三一神的實際。經過過程之三一神所是的一切,包括公義、聖別、生命、亮光、能力、恩典及一切神聖的屬性,都由這實際的靈實化爲基督身體的實際屬性。這些原都是屬於神的屬性,現在因着那靈在基督的身體裏,把這些屬性都實化到召會裏了,所以召會也就有了這些神聖屬性的實際。不僅如此,經過過程之三一神所經歷的一切,包括成爲肉體、釘死與復活,也都由這實際的靈實化爲基督身體的實際經歷。原本是三一神成爲肉體,釘十字架,並且復活,但實際的靈來了,把三一神的這些經歷都實化到我們身上來,成了我們實際的經歷。
  接着我們來看,召會作基督的身體乃是團體的基督,在林前十二章十二節:『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這節的『基督』原文是『那基督』,指團體的基督,由基督自己作頭,召會作祂的身體,連同所有信徒作肢體所組成的。所有基督的信徒,都與祂有生機的聯結,並且都是用祂的生命和元素所構成的,成爲祂的身體這個生機體,以彰顯祂。因此,祂不僅是頭,也是身體。就如我們物質的身體雖有許多肢體,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因爲基督的實際乃是那靈,所以要由基督構成好作祂身體的路,乃是喝那靈。藉着在一位靈裏受浸,身體就形成了。我們衆人都已經在一位靈裏,浸成了一個身體。所以,基督的身體所需要的不是組織,而是獨一的構成,這個構成乃是由那藉着我們喝這一位靈,而作到我們裏面的神聖元素所組成。我們越多喝這一位靈,神聖的元素就越多成爲我們的構成成分,使我們成爲一個身體,團體的基督。
  最後,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需要實行那合乎聖經的聚會與事奉之路。若沒有合乎聖經的聚會與事奉之路,就是在新約中所表明的路,主關於建造召會的話就無法得着應驗。林前十四章二十六節和希伯來十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如果不應驗,就無法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而那合乎聖經的聚會與事奉之路,乃是衆聖徒作基督身體活的肢體盡功用,這是與那按照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之原則、傳統天然的聚會與事奉之路相對。主渴望恢復基督身體生機的建造,基督身體生機的建造就是三一神在信徒裏的擴增,使他們在基督裏長大。主也渴望恢復彼此互相的召會聚會,衆人都申言,將基督的豐富分賜到神的子民裏面,好生機建造基督的身體。(蔡力強弟兄)

召會的恢復(六)因弟兄在一裏同居而有耶和華所命定生命的福

  第六篇是繼續說到召會生活的恢復。詩篇一百三十三篇和一百三十四篇,是以不同的方式來描繪召會生活。詩篇不是道理教訓的一卷書,詩篇是一種情感,是作者經歷並享受的,而寫下這些詩。一百三十三篇和一百三十四篇乃是所謂上行之歌的最後兩篇。在一百二十篇到一百三十四篇的這一段詩篇,稱作上行之歌,以色列人每年三次照着耶和華所要求的,來到神所揀選的地方時要唱的。神將祂的名放在那裏,立祂的名在那裏,叫祂的民敬拜祂,祂也與他們相會,並且使他們得以飽足。以色列人上錫安山時,他們要唱這一些的詩篇,要像在聚會中唱的。
  那作神居所的聖殿是建造在耶路撒冷的錫安山上,耶路撒冷的獨一立場豫表神所選擇的獨一立場,就是一的立場。古時所有以色列人一年三次到耶路撒冷聚集;惟有藉着耶路撒冷這獨一敬拜神的地方,神子民的一纔世世代代得蒙保守。新約中神所命定一的正確立場,乃是一地一會的獨一立場。召會是由宇宙的神所構成的,卻存在於地上的許多地方;就性質說,召會在神裏面是宇宙性的;但就實行說,召會在一個確定的地方是地方性的,就如『在哥林多神的召會』。缺了宇宙的一面,召會就沒有內容;缺了地方的一面,召會就不可能有出現和實行。關於召會在各地的建立,整本新約的記載是一致的。
  詩篇一百三十三篇是一位聖民上錫安時,因弟兄在一裏同居,有耶和華所命定生命的福而有的讚美。每當弟兄們在膏油之下合而爲一,就有神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一道豐滿、暢通、無止息的生命流。弟兄在一裏同居,其善無法估計,好比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其美無法計算,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作爲錫安所豫表的地方,召會乃是神的居所。真正的一是由流淌的膏油和降下的甘露所構成,使基督的身體在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裏,漸漸得以建造。詩篇一百三十三篇相當於以弗所四章;當我們在身體裏,竭力保守那靈的一時,我們就有那靈的膏抹;塗抹的膏油是複合的膏油,豫表經過過程的三一神,包羅萬有複合的靈。在召會生活中,我們天天被塗抹,蒙恩典;那靈的膏抹和恩典的供應,使我們能在一裏生活。我們越經歷基督這賜生命的靈,我們天然的構成和個性就越減少;由於我們經歷三一神和祂神聖的屬性,使這些構成和個性減少,我們就被成全成爲一。
  詩篇一百三十四篇作爲一百三十三篇的總結,是末了一首上行之歌,乃是聖民上錫安時,因以色列人對神殿中事奉之祭司的囑咐和祝福而有的讚美。一百三十四篇指明最高的子民,就是那些在錫安的人,能祝福每個人,並教導每個人。祝福來自錫安,來自最高峯,來自達到了頂點、達到了得勝者地位的人;在每個時代和世紀,神的祝福都因着得勝者臨到了召會。
  今天,許多基要的教訓都是基於弟兄們所看見的,而祝福也藉着他們並從他們而來。如今我們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二○一七年,主的恢復在一九二二年開始於中國。靠主憐憫,我們要禱告:『主,爲着你定旨的緣故,爲着你經綸的緣故,將我們構成你今日的得勝者。那些活在錫安山上的人,成爲那些能達到得勝者地位的人。所以,在這個時代,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紀,你的祝福能臨到你全地所有的兒女,因爲我們而臨到他們。』(張國忠弟兄)

召會的恢復(五)召會生活的恢復

  主耶穌回來之前,祂要完全恢復正確的召會生活,沒有一件事比召會生活的恢復更摸着主的心(太十六18)。在現今這世代,在主回來之前,祂必須得着召會生活,以羞辱祂的仇敵。不管撒但怎樣破壞召會,主耶穌都要回來,祂的召會也要等候祂。
  召會生活乃是基督藉着我們團體的活出來(加二20);是一種我們接受基督作生命和人位的生活。基督徒生活不是宗教生活,乃是基督自己藉着我們活出來。當我們活基督,祂就將我們一同聯結在一裏,基督就會藉着我們團體的活出來。基督自己是我們的生命,祂也是那在我們裏面的靈;召會生活就是基督自己實化爲生命,並實化爲那住在我們裏面的賜生命之靈。實行召會生活的路,乃是將我們自己和每件事釘在十字架上,並接受基督作生命;然後我們要被基督以祂自己充滿並浸透。我們必須爲着召會生活的實行,學習作內裏的基督徒,經歷被變化,就是基督自己作爲主觀的靈充滿、浸透並變化我們。我們越被基督變化並充滿,就越會成爲基督活的、真實的、實際的肢體,而實化真正的召會生活。我們也就容易與別人聯結、結合並建造在一起;這就是在召會生活裏被建造起來。
  眞正對基督的經歷總是產生召會生活,也要求有召會生活(林前一2)。我們一旦又真又活的經歷了基督,祂就會要求我們進入召會生活中,因爲基督分賜到我們裏面,乃是爲着產生召會。神將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一切,目的是要得着祂團體的彰顯,就是召會。當我們以基督作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人位、和我們的一切,這位基督在我們裏面就要求有正確的召會生活;事實上,基督在我們裏面要成爲召會生活。
  召會生活乃是歸一於基督獨一元首權柄之下的生活(弗一10)。神將祂所揀選的人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成爲基督的身體,以基督作頭。當召會領先歸一於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之下,神就有路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我們在基督裏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我們若不認識甚麼是在基督裏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就無法認識召會是甚麼。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領先在基督裏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爲此,我們需要在一切事上長到元首基督裏面。
  交通乃是召會生活的實際,這交通不僅包括我們與三一神之間的一,也包括所有信徒中間的一。召會是對基督的交通、共享、共同有分、彼此享受(林前一9)。交通也含示信徒中間相互的流通,在新約裏,交通描述我們與主之間以及我們彼此之間的流通。我們在屬靈交通裏所有的水流,包含合一與生命;我們的交通是合一的水流。這交通,這相互的流通,就是召會生活的實際。
  召會生活乃是神聖得榮的延續—基督爲父用神聖的榮耀所榮耀的延續(弗三21)。神聖的得榮開始於主耶穌的復活,今天一直延續不已。召會生活乃是基督團體的彰顯。召會生活作基督彰顯的關鍵乃是心思的靈,我們若照着心思的靈生活,召會生活裏就有神聖特質的彰顯。然後我們就是一個團體的人,有基督的味道和神的彰顯。在我們卑微、溫柔、恆忍和愛的美德裏,該有作三一神具體化身之基督的彰顯。召會生活必須滿了基督的香氣與味道,並有神的特質;這樣的生活乃是三一神經過我們人性的活出。
  歷世紀以來,主渴望得着這樣的召會生活(弗四16);我們禱告,但願不多久這種召會生活能在主的恢復裏,在我們中間完全實行出來。願主因看見祂自己這樣藉全地真正召會生活的恢復而得着彰顯,就心滿意足。(翁景忠弟兄)

召會的恢復(四)以斯拉記及尼希米記中所描繪召會作爲神的殿和神的城之恢復

  聖經是一本美妙的書,舊約這段滿了豫表,描繪那要來的實際;而新約是舊約所描繪之事物實際的應驗。在舊約所描繪的豫表當中,以色列國神子民的豫表,是指向召會,豫表召會。其中有兩卷書,就是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被看作恢復的書,告訴我們,以色列人如何被擄到巴比倫,然後他們得釋放、得允許歸回耶路撒冷,重建聖殿、重建聖城。
  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豫表召會的恢復。一、回到耶路撒冷:脫離巴比倫,回到獨一之一的立場。二、回到美地:享受由美地所豫表那追測不盡之豐富的基督,作爲包羅萬有的靈。三、建造神的殿: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就是神的殿,神的家。四、建造神的城:過國度的生活,好在神國的實際裏,在生命中作王。五、回到神原初的心意:得着一個團體的人,彰顯祂,代表祂。
  主興起以斯拉,加強並充實了祂的恢復(拉七6~10)。以斯拉是祭司,也是經學家,就是精通神律法的人。以斯拉是與主調和並被主浸透的人,他與神是一,精通神的話,並認識神的心、神的渴望和神的經綸。以斯拉不斷與主接觸,而與主是一。以斯拉沒有說甚麼新的東西,他是說摩西所已經說過的。在主的恢復裏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作祭司教師,就是那些與神接觸,被神浸透,與神是一,並被神充滿,精通神話語的人。
  以斯拉用屬天的真理教育以色列人,把他們重新構成,使以色列能成爲神的見證(尼八1~8)。神對以色列的心意,是要在地上得着一班神聖構成的子民,作祂的見證。但百姓從被擄歸回之後仍是任性的,因爲他們生在並長在巴比倫,有了巴比倫的構成。所以神的子民需要受教導和重新構成,好被帶進照着神的文化,就是彰顯神的文化中。藉着以斯拉的職事,以色列人(在豫表上)被重新構成,結果成爲特別的國,就是聖別、分別歸神、彰顯神的國。今天在主的恢復裏,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作潔淨的工作,用神聖的真理教育百姓,藉此構成他們,使他們成爲神在地上的見證,祂團體的彰顯。
  尼希米記的重點是:耶路撒冷城同其城牆是城內神殿的守衛和保護。重建神的殿,豫表神恢復墮落的召會;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豫表神恢復祂的國。神的城乃是擴大、加強、並建造的召會,作爲神在祂國裏作王管治的中心;至終,在神的經綸裏,神的家(殿)成爲聖城新耶路撒冷,作神永遠的住處,並祂永遠之國的管治中心。當我們認識並享受基督作我們的生命,我們就有召會作神的家;我們若往前認識祂的元首身分,家就要擴大成爲城,就是神的國。
  尼希米的進取給我們看見,今天在主的恢復裏需要有正確的進取。對於反對者的嗤笑、藐視和凌辱,尼希米非常純潔而進取,並不膽怯。他與神聯合,從神得着幫助。尼希米是個不活在天然人裏,卻活在復活裏的人。他是進取的(尼二1~8),但他的進取伴隨着其他特徵。在他與神的關係上,他愛神也愛神在地上權益,包括聖地(表徵基督)、聖殿(表徵召會)、和聖城(表徵神的國)。尼希米這位愛神的人,也在交通裏禱告接觸神。不僅如此,尼希米信靠神,甚至與神成爲一;結果,他成爲神的代表。尼希米在他與百姓的關係上,全然不自私,不爲自己尋求甚麼,也不顧自己的利益。他始終樂意爲百姓和國家,犧牲他的所有。
  末了,聖城高大的城牆有三方面功用,一、爲着把我們分別歸神;二、保護神的權益;三、團體彰顯神。(曾廸華弟兄)

召會的恢復(三)召會的墮落—巴比倫的原則以及得勝的路

  本篇信息說到召會的墮落,並題到巴比倫的原則以及得勝的路。我們要看,得勝的路乃是以基督作我們的燔祭,並讓祂在我們的裏面重複繁殖的生活,使我們能彀被基督化,來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我們先來看巴比倫的原則是甚麼?巴比倫(希伯來文,Babel,巴別)的原則是人打算用人的能力(由甎頭所表徵),憑人的努力從地上造到天上(創十一1~9)。石頭是神造的,甎頭是人造的。照着巴比倫原則而活的人,沒有看見他們是有限的,卻以爲他們有天然的本事,能憑着人的努力,就可以作主的工。神的建造不是用人造的甎,靠人的勞力,乃是用神所創造並變化的石頭,且靠着神的工作。
  巴比倫的原則就是裝假(啓十七4,6,太二三25~32),是亞干所犯之罪的意義(書七21),因他貪愛一件美好的巴比倫衣服,想要把自己妝飾一下,讓自己體面一點,光彩一點。裝假這也就是欺騙了聖靈的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所犯的罪。甚麼時候,我們穿上一件與自己實際光景不相稱的衣服,我們就在巴比倫的原則裏。因着要得人的榮耀所作假冒的事,是憑着妓女的原則作的,不是憑着新婦的原則作的。
  巴比倫的原則就是不看自己爲寡婦,反倒榮耀自己,生活奢華(啓十八7)。惟有墮落的人,不看自己爲寡婦;就某種意義說,在基督裏的信徒在今世是寡婦,因他們的丈夫基督不在他們這裏了;因爲我們所愛的主不在世界這裏,我們的心也不在這裏。我們生活中任何過分的就是奢華,就是巴比倫的原則。
  巴比倫的原則就是妓女的原則(啓十七1~6)。巴比倫的目的就是要傳揚人的名,否認神的名。巴比倫的意思就是混亂,在召會中我們不該有不同的說話;我們該只有一個心思,一個口。對於在巴別背叛的人,結果乃是分散。巴比倫也是神的物與偶像之物的混雜。
  主在啓示錄裏的呼召,乃是要祂的子民從巴比倫,就是從背道的召會出來,回到召會的正統(十八4~5)。神的話是說,一切有巴比倫性質的東西,神的兒女都不能有分在內。神最恨巴比倫的原則,一切不絕對的,一半一半的,就是巴比倫。我們要求神給我們光,讓我們在光中審判我們裏面一切向祂不絕對的東西。當神審判了那妓女,把她所作的工作、所有的東西、所代表的原則,一起都摔碎丟棄了,天上就有聲音說,『阿利路亞!』。
  我們要勝過巴比倫的原則,就需要天天以基督爲我們的燔祭;燔祭豫表基督過一種完全且絕對爲着神並滿足神的生活,並在於祂是使神子民能過這樣一種生活的生命(利一3,9,林後五14~15,加二19~20,腓一19~21上)。當我們藉着禱告按手在作我們燔祭的基督身上,我們就與祂那賜生命的靈聯結成爲一,祂就立刻在我們裏面行動並工作,而在我們裏面過一種生活,是重複基督在地上所過的生活,也就是燔祭的生活。燔祭要留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表徵燔祭該留在焚燒的地方,經過這世代的黑夜,直到早晨,就是直到主耶穌再來(利六9,彼後一19)。且壇上的火要在其上一直燒着,不可熄滅。燒成的灰是燔祭的結果,是神悅納供物的記號。灰指明基督之死的結果是把我們帶到盡頭;就燔祭而言,灰不是結束,因爲基督的死帶進復活。神重視這些灰,因爲這些灰至終要成爲新耶路撒冷。(林啓天弟兄)

召會的恢復(二)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

  我們要認識召會恢復的需要,就需要知道召會原初的情形以及召會的墮落。召會原初的情形有以下的特點:(一)信徒不分階級(羅十二4~5)。(二)召會在世界而不屬世界(羅十二2)。(三)遠避偶像,讓神說話(約壹五21)。(四)一地只有一個召會(啓一11)。(五)各地召會交通雖是一個,行政卻是各自獨立的(林前十16)。(六)衆召會尊崇基督爲元首,讓聖靈掌權(徒十三2)。召會的墮落包括:有了階級,與世界聯合,有了偶像,不讓神說話,有了分裂,有了統一的組織,篡奪了基督作頭的地位,侵犯了聖靈的主權。
  我們要明白召會的恢復,就需要認識神的心意和祂的成就,以及撒但破壞的工作。新約啓示,神對召會有一個明確的心意、定旨和目標;首先神有一個定旨,然後祂進來完成祂的定旨。新約也清楚的記載,神的仇敵如何進來破壞神所成就的。撒但用以破壞神所成就之事的方法,有兩面:內在的一面,乃是損害並敗壞神的子民;外在的一面,乃是破壞神所成就的。針對基督,撒但產生許多基督的代替品,分裂基督的身體,並藉着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扼殺身體上肢體的功用。神乃是一位有永遠定旨的神,祂滿有定旨,祂一旦定意要作一件事,就沒有甚麼能改變祂的心意或使祂停止。因此,在撒但的破壞後,神就進來重新作祂先前所作過的。這就是把一切被撒但破壞,而失去的事物再帶回來,並照着祂永遠的定旨和原初的心意,使召會得着恢復。
  第一世紀還沒有過去,主的恢復就開始了。一世紀接着一世紀,這恢復接續不斷的往前。在十六世紀,路德馬丁起來改教,將封鎖的聖經解禁;他也根據聖經恢復因信稱義,但正確的召會生活仍未恢復。在十八世紀,新生鐸夫被興起,帶領摩爾維亞弟兄們恢復召會生活;他們與世界斷絕,去掉階級之分,注重交通配搭,盡力保守合一,去掉形式上統一的組織,並且讓基督爲首,讓聖靈掌權。
  在十九世紀,主在英國興起一班弟兄們,進一步恢復召會生活。聖經在弟兄們手中,真是一本解開的書,一本發光的書,因爲他們絕對聽從主的話,許多重要的真理都藉着他們釋放出來。他們絕對去掉階級,同作弟兄,互爲肢體,特別注重相愛和交通。他們絕對消除宗派,維持合一的見證。不過,他們在某些方面是失敗的,所以那時主在整個西方世界都無法繼續往前。
  在一九三三、三四年間,我們清楚看見一件很重大的事,就是召會以地方爲界限的原則。這一面避免分裂與紊亂,另一面又能避免超地方的聯合。按聖經的教訓,每一個地方召會都該直接活在主面前,向元首基督負責。召會的行政是地方的,召會的交通是宇宙的,這是我們持守的原則。各地召會有各自的行政,是不能超過地方的。召會的交通不能僅是地方的,而必須是宇宙的,因爲召會的交通乃是基督身體的交通。我們清楚看見各地召會不能有統一的組織,因爲各地召會都該直接受元首基督的管治,也該直接服聖靈的權柄。我們注重普徧的祭司職分,也就是注重每個得救的人都是祭司。我們也注重身體的配搭事奉,勸勉衆聖徒都以身體爲原則,一同配搭事奉。
  我們中間的歷史,一直是毫無妥協的完全離開基督教。地方召會與基督教之間不該有橋梁,我們應該就是我們所是的,沒有妥協或假冒,維持我們與基督教之間的鴻溝。召會的恢復,就是要帶我們脫離不合乎聖經的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並歸回起初,照着神聖啓示而有之召會生活的純正實行。(郭明貴弟兄)

1 2 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