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八)在召會中當怎樣行,以產生一個新人

  提前三章十五節說,『倘若我躭延,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當怎樣行;這家就是活神的召會』。這裏的『行』是指治理,提摩太受了保羅的託付,安排各地召會治理的事。我們若有屬靈的眼光,就會領悟保羅說到的躭延,事實上是說到主的躭延;當主還沒有回來之時,我們要知道在召會中該怎樣治理。
  我們若要清楚認識神在召會裏要作甚麼,好知道自己在召會中當怎樣行,就必須明白以弗所二章十三至十六節,和歌羅西三章十至十一節講到的『新人』,以及林前十二章十二至十三節講到的『基督的身體』。以弗所二章說到在基督裏成就了一個新人。新人不是指個人說的,新人乃是團體的。十五節很清楚的說,基督把兩下(猶太人和外邦人)創造成一個新人。當我們得救時,就從亞當裏出來,脫去舊人,穿上了新人基督。歌羅西三章十節,『並且穿上了新人;這新人照着創造他者的形像漸漸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識』。在新人裏沒有天然的人,『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西三11)。我們若真看見這個光,我們的事奉和工作就會有何等的改變。
  關於基督的身體,林前十二章十二至十三節,『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因爲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爲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裏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惟有當我們清楚以上的點,我們纔能知道在召會中如何治理和事奉。
  藉由保羅的榜樣,我們可以看見治理召會的十個要點;我們要讓聖靈將這十點,寫在我們的心版上,使我們活在其中。第一、保羅傳揚神啓示在他裏面那活的基督,不是知識道理。第二、我們必須清楚看見基督是『我們的生命』(西三4);意思是祂是身體及新人的生命。第三、我們需要領悟,我們該活在基督裏。第四、我們必須看見我們這個人,和我們原有的一切,都已經在十字架上被了結。第五、我們必須不再憑着我們原來的人,和我們在自己裏面所有的來事奉。第六、我們獨一的目標,該是把基督分賜給人,使基督在人裏面加多。第七、我們不該盼望與我們一同服事的人有何改變,而只該盼望他們得着基督。第八、我們事奉、作工、治理召會的結果,只該有一個,就是在召會裏產生出基督,每一個肢體裏面的基督都增長,使衆人都達到基督豐滿之身材的度量。第九、我們必須是個禱告的人。第十、我們有活的信心,信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裏面的大能,極其充盈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三20)。
  以弗所三章十六至二十一節啓示事奉之人該有的靈、態度、禱告和信心,爲要作出新耶路撒冷並產生一個新人。保羅所看見的、所充滿的、所說的,都是聯於神顯現於肉體,調和在人裏面,要用基督建造召會,要叫基督充滿召會;這是他的靈和態度。我們應當與基督合作,把基督作到人裏面,使他們成爲屬靈的殿,就是那位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彰顯和豐滿;這該成爲我們的靈和態度。保羅說:『我向父屈膝』;他非常有負擔,是個禱告的人。保羅還從四方面形容信徒如何得加強:照着祂榮耀的豐富,藉着祂的靈,用大能,得加強到裏面的人裏。結果乃是基督安家在我們心裏。最後保羅表明他的信心,『然而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裏面的大能,極其充盈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願在召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榮耀歸與祂,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這該是我們事奉主的靈、態度、禱告和信心。如此,我們在召會中的事奉,將是何等大而榮耀的事奉。弟兄姊妹都要被充滿,成爲神一切的豐滿。(郭祥舟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七)完全與神和好並且心寬宏,好在神的經綸裏正確的代表神

  林後五章二十節:『所以我們爲基督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們勸你們一樣;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要與神和好』。我們要在神的經綸裏代表神,就需要完全與神和好。接着在林後六章十一節:『哥林多人哪,我們的口向你們是張開的,我們的心是寬宏的』。十三節:『但你們也要寬宏』。與神完全和好,使我們的心寬宏。當我們完全與神和好並且心寬宏時,就能在神的經綸裏正確的代表祂。
  我們與神完全的和好有兩步:第一步是罪人脫離罪與神和好;這是基督的死客觀的一面。在這一面,祂在十字架上擔當我們的罪,替我們受了神的審判。第二步是活在天然生命中的信徒脫離肉體與神和好;這是基督的死主觀的一面。在這一面,祂替我們成爲罪,受神審判,被神剪除,使我們能在祂裏面成爲神的義。藉着祂死的這兩面,祂就使神所揀選的人,完全與神和好了。
  與神完全和好,使我們的心寬宏。我們的心有多寬宏,在於我們與神和好的程度。我們應當嚴以待己,而不是對人;爲此,我們需要寬宏。那些非常梗直的人,通常也是狹窄的;他們需要心寬宏。智慧和廣大的心是一件事的兩面;智慧的祕訣乃是在於心地寬大(王上四29)。
  當我們完全與神和好並且心寬宏時,就能在神的經綸裏正確的代表祂。因着使徒保羅已經完全與神和好並且心寬宏,他就彀資格作基督的大使代表神。基督的大使代表神這宇宙中最高的權柄。保羅是基督的大使,他與基督是一,作爲代理的神,安慰信徒。保羅憑着神的單純行事爲人,因爲他效法神的單純,並且活神。他藉着基督的溫柔與和藹勸信徒,並以神的妒忌,妒忌聖徒。
  我們需要從摩西一次沒有代表神學嚴肅的功課(民二十2〜13)。摩西向百姓動怒,又錯誤的擊打磐石兩下,就是沒有尊神爲聖。神沒有動怒,摩西卻動怒,沒有在神聖別的性情上正確代表神。他定罪百姓是背叛的人,但他纔是違背神話的人。在我們所說並所作一切關於神子民的事上,我們的態度必須按照神聖別的性情,我們的行動必須按照祂神聖的經綸。這就是尊祂爲聖。不然,我們會在言語和行動上背叛祂並得罪祂。
  召會中順服權柄是絕對的,沒有順服就沒有召會。而權柄的代表要恐懼戰兢,也是絕對的。召會今日有兩個難處:一是沒有絕對的順服,二是有錯誤的代表權柄。我們要學習不隨便說話,不隨便出主張,靈也要向主常常開啓,仰望主的光。不然就要拉神到錯誤裏,還說是奉主的名,代表主而行,其實不是出於主的。我們必須一面學順服,一面學代表神,因此就必須認識十字架與復活。
  我們要作一個正確代表神的人,必須服權柄;並認識我們自己並沒有權柄;且認識神和神的旨意。我們還必須是否認己的人;並與主是一,時刻活在與祂親密的交通裏。必須不主觀;對人親切、有恩典。我們在神面前必須站在卑微的地位上;且必須是受得起頂撞的;必須自己覺得不行,自以爲不配。這樣,我們就能是一個正確代表神的人。
主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十45)。主來不是要作權柄,乃是要服事人。人越沒有抱負,越卑微,在神面前越有用。相對的,人越自命不凡,自覺與衆不同,在神面前越是無用。在新舊約聖經中我們看見,神所用的人沒有一個是驕傲的。我們必須覺得自己不行,因爲神只用無用的奴僕;這不是我們客氣,乃是真覺得我們是無用的奴僕。我們總要站在奴僕的地位上(路十七10)。神絕不把權柄交給自以爲是、自以爲行的人。我們要拒絕驕傲,學習謙卑、溫柔。我們乃是作衆人的僕人,我們纔能學習代表神。(黃志輝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六)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作

  約翰二十一章是約翰福音的完成和總結。約翰福音有二十一章,但事實上結束於二十章。整卷書說到基督在地上的職事,開始於祂這神的話成爲肉體,成了一個在肉體裏的人,結束於祂這末後亞當的復活,成了賜生命的靈;因此,約翰二十一章應當是一篇附言。這樣說雖然是對的,但更內在的說,約翰二十一章乃是約翰福音的完成和總結;二十一章總結整卷約翰福音,給我們看見基督在天上的職事與使徒在地上的職事一起合作,以完成神新約的經綸。在這一篇附言裏,當主在復活之後,並在祂升天之前,與祂的門徒同在時,在祂一次的顯現裏,祂託付彼得,當祂不在這裏而在諸天之上時,要餧養祂的小羊,並牧養祂的羊。
  彼得對主的這個託付印象非常深刻,以致在他的前書裏,他告訴信徒,他們好像羊走迷了路,如今卻歸到他們魂的牧人和監督了(彼前二25)。他勸勉長老,務要牧養他們中間神的羣羊,好使他們在牧長顯現的時候,得着那不能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得告訴長老們,務要按着神牧養神的羣羊。『按着神』,意思就是我們必須活神;我們必須隨時隨處有神。按着神牧養,意卽按着神的性情、心意、作法和榮耀牧養,不按着人的偏好、興趣和目的。彼得的話指明,基督天上的職事主要的是牧養神的召會,就是祂的羣羊,結果帶進祂的身體。使徒職事與基督天上職事合併的主要目的和目標,乃是要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以完成神永遠的經綸。
  約翰福音若沒有二十一章這樣一篇附言,就沒有充分而圓滿的結束。如果我們不認識牧養是甚麼,整卷約翰福音對我們就是空洞的;惟有我們牧養別人時,我們纔能內在的認識約翰福音;牧養乃是開啓約翰福音的鑰匙。我們必須以牧養的路來傳福音並復興召會。我們不該作主轄管所委託我們的產業,乃該作羣羊的榜樣。我們必須願意作聖徒們的奴僕,並且必須謙卑自己在聖徒之下。長老們必須彼此牧養,彼此相愛,作身體生活的模型。我們必須在每件事上並在每一方面照料聖徒,爲着將基督分賜到他們裏面。我們必須接觸、探訪聖徒,並邀請他們到家中用餐。
  使徒是他們所傳之福音的榜樣─『你們知道,我們在你們中間,爲你們的緣故是怎樣爲人』(帖前一5下)。在召會裏,人比甚麼都要緊;人就是方法,人就是主的工作;你所是的,就是你所作的。我們需要跟隨使徒的榜樣,注意生命過於工作。保羅牧養聖徒,就像乳養的母親和勸勉的父親一樣。保羅牧養在以弗所的聖徒,『或在公衆面前,或挨家挨戶』(徒二十20)教導他們,並且流淚勸戒每一位聖徒,甚至三年之久,將神一切的旨意告訴他們。保羅親密的關切信徒(林後七3)。他下到輭弱之人的水平上,好使他能得着他們(林後十一28~29)。爲着聖徒的緣故,他樂意花費他所有的,是指他的財物;並花費他所是的,是指他這人(林後十二15)。他是奠祭,與基督這產生酒的是一,犧牲他自己,使別人得以享受基督(腓二17)。保羅在他的教訓裏指明,召會是養育人的家,是醫治並恢復人的醫院,也是教導並造就人的學校(弗二19, 帖前五14,林前十四31)。
  李弟兄說,『我盼望因着我們接受有關牧養的這個負擔,在我們中間會有真正的復興。衆召會若都接受這教訓,有分於基督奇妙的牧養,在主的恢復裏就會有一次大的復興』(活力排,四九頁)。(鄭憲宗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五)認識愛主的意義,在不朽壞之中愛主耶穌基督,並在愛和光中行事爲人

  這篇信息是前二篇的發揮。第三篇信息題到『活基督需要我們愛祂到至極』。第四篇說到『清心』,就是以祂爲獨一的目標,除了神自己之外,也不想要得着甚麼。
  所以我們需要認識愛主的意義。愛主就是讓祂活在我們裏面並替我們活,並領悟祂渴望有一個住處使祂能得着彰顯(弗三16~17)。我們信入主,乃是爲了接受祂;我們愛祂,乃是爲着享受祂(多三15)。愛主乃是要停下我們的作爲,讓主全然佔有我們這人。表達我們對主的愛最好的方式乃是說,『主耶穌,我向你敞開,完全佔有我。主,我愛你,我將自己交給你,我向你敞開。多而又多的擁有我,直至你達到我這人的每一部分,並且安家在我裏面』。按照哥林多前書,我們要愛主就需要接受祂作我們的分,給我們享受,讓祂在我們裏面長大,並領悟我們與祂是一靈。我們愛主,是藉着完全讓主佔有,並愛祂的顯現(提後四8)。
  以弗所六章二十四節,『願恩典與一切在不朽壞之中,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同在』。按照保羅着作中的用法,『不朽壞』這辭主要是指神和屬神的事物;任何天然的事物都是會朽壞的,但神、神聖的生命以及所有在復活中的事物乃是不朽壞的。在不朽壞之中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意思就是在新造裏,並照着以弗所書所啓示一切不朽壞的事項愛祂。在主的恢復裏,我們需要在以弗所書所啓示一切神聖、屬靈、屬天、不朽壞的事物中,來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這些事物乃是關於三一神、神聖的生命、基督之於我們的所是、祂的所作以及召會。
  我們這些神的兒女越在不朽壞之中愛主,就越在愛和光中行事爲人(弗五1~14)。我們這些神的兒女乃是神人,由神而生,有神的生命和性情,屬於神的種類。神是我們真實、真正的父,我們是祂真實、真正的兒女。宇宙中最大的奇蹟,乃是人類竟能從神而生,罪人竟能成爲神的兒女。我們這些神的兒女應當在愛和光中行事爲人。愛是神內在的本質,光是神外顯的元素。我們這些神兒女的日常行事爲人,該由神愛的本質和神照耀的元素二者所構成;這該是我們行事爲人內在的源頭。
  以弗所五章二節說,『要在愛裏行事爲人,正如基督愛我們,爲我們捨了自己,作供物和祭物獻與神,成爲馨香之氣』。以弗所書的目標,乃是要帶我們進入神的愛,就是祂內在的本質裏,使我們在甜美的神聖之愛裏享受祂的同在,而像基督一樣的愛別人。我們已經重生,成爲神的種類,我們這些神的兒女應當是愛,因爲神就是愛;我們旣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爲神,也就應當成爲愛。
  以弗所五章八節又說,『你們從前是黑暗,但如今在主裏面乃是光,行事爲人就要像光的兒女』。神是光,所以我們這些神的兒女,也是光的兒女。我們不僅是光的兒女,並且就是光的本身;我們是光,因爲我們在主裏與神是一。當我們在光中時,我們就在對錯的範圍之外。如果我們行事爲人像光的兒女,我們就會結出以弗所五章九節所描述的果子:『善、義和真實』。這果子,在性質上必須是善的,手續上必須是義的,彰顯上必須是真實的,使神得以彰顯,成爲我們日常行事爲人的實際。並且在善、義和真實中之光的果子,與三一神有關:父是善,子是義,那靈是真實、實際。我們行事爲人像光的兒女,證據乃是看有沒有結出這種果子。(彭啓浤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四)領頭者的心與靈

  一個人作爲領頭者,必須有寬宏的心。我們必須是真正新約的執事,有寬宏的心,帶着供應的生命(就是多結果子的生命)之親密的關切。在新約中我們看見:使徒保羅有寬宏的心,能容納所有的信徒,不論他們的光景如何;使徒保羅也有張開的口,率直的向所有的信徒指出他們誤入歧途的真實光景。要將誤入歧途、被岔開的信徒帶回與神和好,需要這樣的敞開與寬宏。
  在舊約中,我們也看見:所羅門王會治理神的百姓,因他有智慧和寬廣的心;這二者乃是一件事的兩面。雖然他只求智慧和知識,好在神的百姓中出入(王上三5~9,代下一10),神卻給他『寬廣的心,如同海邊的沙那樣不可測量』(王上四29)。海沙是包括海的,神『用沙爲界限,使海不得越過』(耶五22);這表明所羅門的心比海還大。
  今天很多地方召會中的難處,都是因爲長老們的心不彀寬大;驕傲是愚昧的一種表現,由於心窄小。驕傲是我們天生墮落性情的屬性。主甚至對保羅也提防他過於高擡自己,所以讓從撒但來的一根刺,加在他的肉體上(林後十二7~9)。因此,使徒保羅教導說,初信的不可作召會的監督,恐怕他爲高傲所蒙蔽,就落在爲魔鬼所豫備的審判裏。一直要記住,謙卑要救你免去各種的毀壞,而邀來神的恩典(雅四6)。驕傲使你成爲一個絕頂愚昧的人。在主工作中的爭競,不僅是雄心的表記,也是驕傲的表記。只顧自己的威望,而忽畧別人的尊嚴,乃是狡猾驕傲的表記。題到自己的才能、成功、完全和美德,乃是驕傲的一種輕率形態。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是驕傲的另一種形態,抹煞身體生活中正確並生機的等次。
  基督在祂的人性裏降卑自己,來洗門徒的腳,這給我們一個好模型,如何降卑自己,而逃避驕傲(約十三3~5)。爭論誰爲大,乃是驕傲的醜陋形態。想要爲大,不想作僕役;想要爲首,不想作奴僕,也都是驕傲的表記。作主宰轄管在你牧養下之召會的衆肢體,乃是你驕傲的一個很強的表記。
  使徒保羅給我們看見一個好的模型:他傳基督爲主,也傳自己爲主的緣故,作信徒的奴僕。他見證說,無論誰輭弱,他也輭弱;並且向輭弱的人,他就成爲輭弱的,爲要得着輭弱的人。用溫柔(謙卑的溫和表現)挽回一個偶然爲某種過犯所勝的弟兄,就保護我們不受同樣的試誘(加六1)。自誇、自高、自榮、貪圖虛榮,都是驕傲的醜陋、卑下的表現。
  各地領頭人要把心放大,就要到外地去走一走;若是環境許可,能到海外去走一走,那是更好;我們越有分於主的行動,就看見得越多。人得罪了你,你能饒恕他,這是心寬大的問題;若是你和弟兄們有爭執,十之八九都是因爲你的心窄小。
  我們必須清心(太五8),並且靈裏貧窮。我們需要清心,使我們看見神;我們也需要靈裏倒空,使我們能接受諸天的國。清心是只有一個目標和標的;只有神該是我們的目標;甚至我們在召會生活的事奉和盡功用上,除了神自己之外,也不該想要得着甚麼。我們來到聚會中,若覺得裏面是富足的,沒有缺乏,這就向神關了門。我們要禱告說,『哦主,感謝你,一直與我同在,但我仍然缺少你;我要靈裏倒空,好使你在我裏面得着更多的空間;哦主,我向你敞開,求你在我的靈裏得着更多的立場。』當我們藉着那靈,被加強到我們的靈裏,並讓基督安家在我們心裏,神就能極其充盈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爲召會生活所求所想的;倘若所有的聖徒天天都爲此禱告,榮耀的召會生活就會擴展並普及全世界。
  主的恢復有賴於我們得更新、得潔淨的心,以及我們得更新、被加強的靈;當我們的心完全被基督據有,我們的靈徹底被那靈浸透,神就會有路,這恢復就會得勝的普及出去。(林天德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三)爲着身體生活照着靈而行以活基督

  本篇信息的主題是活基督,而活基督的路是照着靈而行,其目的是爲着身體生活。聖經的中心思想乃是:神渴望我們活基督,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活基督該是我們基督徒生活主要的目標。新約中有四處主要的經節啓示活基督這事(約六57,十四19,加二20,腓一21)。基督徒的生活乃是基督的信徒活基督的生活。我們首要關切的,不該是任何外面的事,而是我們在活自己還是活基督。我們若要活基督,就必須接受祂作我們的人位,並且與祂成爲一個人位。活基督乃是活一個人位;我們應該過一種生活,這種生活就是基督自己。我們應該全神貫注於活基督這件事,只在意活基督,不該讓任何事物打岔我們,使我們失去對基督直接、親身的經歷。活基督需要我們愛祂到至極,祕訣之一乃是一再的告訴主我們愛祂。活基督的意思是,當基督活着,我們這些信入到祂裏面的人也活着。
  活基督實際的路就是照着靈而行。我們需要全心注意照着靈而行以活基督。羅馬書八章四節說,『使律法義的要求,成就在我們這不照着肉體,只照着靈而行的人身上』。四節中的『行』,原文指我們在生活中一般的行事,包括我們的思想、說話、行事並行動。這節裏的靈是我們人重生的靈,由那靈內住並與那靈調和;這與林前六章十七節相符:基督作爲那靈在我們的靈裏,我們與祂是一靈。聖經最終只向我們要求一件事,就是要我們照着調和的靈而行。一切的關鍵都在於祂這位奇妙的靈,在我們這重生的靈裏,與我們的靈成爲一靈。照着靈而行乃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照着靈作一切事。當我們照着靈而行,就自然的背十字架。所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乃是試證我們到底是照着靈而行,還是在肉體裏行。
  領頭者首要關切的,應該是幫助衆聖徒在日常生活中照着靈而行以活基督。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照着靈而行的時候,就是照着肉體而行。基督徒生活的其他方面,就如傳福音,應該是我們照着靈而行的結果。如果我們終日操練不住的照着靈而行,這種生活會自然產生其他的一切。我們的傳福音和牧養該是我們照着靈而行的結果。我們若要在聚會中展覽基督,就必須在日常生活中照着靈而行,以得着基督。領頭者首先需要在日常生活中照着靈而行,並且幫助其他聖徒進入這種生活。不住的禱告是照着靈而行的路。照着靈而行的路是不住的禱告,如同我們不住的呼吸;照着靈而行是我們屬靈的呼吸。我們能藉着常常的、不住的、時時的禱告,照着靈而行。
  我們越照着靈而行,三一神就越活在我們裏面,使我們能爲着身體生活來活祂。當我們每日並時時照着靈而行,三一神作爲那靈就有機會安家、安頓在我們裏面,並據有、佔有我們全人。我們所需要作的就是活三一神,其餘的事都是我們活三一神的自然結果。羅馬八章啓示三一神活在我們裏面,使我們得以活祂;這應該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中心點。羅馬十二章裏基督的身體,來自於八章中照着靈而行的經歷:基督身體的所有肢體都該是照着靈而行的人。原則上,倘若我們沒有照着靈而行,就不可能在實行上有基督的身體;身體生活因着屬肉體的行事而被廢掉了。所有的信徒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但身體的實行有賴於信徒的行事。我們若真照着靈而行,就會自然在身體生活裏。我們要看見一件事─主恢復的目標是要恢復基督,祂是三一神的具體化身,作我們的生命;祂也是那靈活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祂活的肢體,使祂的身體得以建造起來。(吳文宏弟兄)

在召會生活中並爲着召會生活,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並活祂(二)在神的建造中並爲着神的建造,成爲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

  雅各的夢是創世記最重要的一點,二十八章十至二十二節揭示神啓示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神渴望在地上得着一個家,並且祂的心意是要將祂所呼召的人變化成石頭,作祂建造的材料。在創世記二十八章,雅各是一個抓奪的人,但是到了四十八章,這個抓奪的人已經完全變化成爲屬神的人;這個屬神的人就是柱子。在今天的召會生活中,主正在將我們作成、構成神殿中的柱子。主在召會裏的工作,乃是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作神聖的水流,帶走我們天然的所是,並以祂的本質頂替,使我們藉着祂變化的元素逐漸經過過程。因着這變化的工作,我們就成爲神殿中的柱子。
  創世記二十八章十八節,雅各把所枕的石頭立作柱子。石頭成爲枕頭,表徵基督神聖的元素藉着我們對祂主觀的經歷,構成到我們這人裏面,成爲給我們安息的枕頭。枕頭成爲柱子,表徵我們所經歷並憑祂得安息的基督,成了神的建造(神的家)的材料和支撐。聖殿的柱子是銅作的,銅表徵神的審判。對神有用的人,乃是一直在神的審判之下,領悟他們是在肉體裏的人,一無價值,只配死與埋葬。信徒中間的分裂和不結果子,都是因爲沒有銅,沒有甚麼是經過神審判的;反而有驕傲、自誇、自我表白、自我稱義、自我稱許、自找藉口、自義、定罪別人、規律別人而不牧養並尋找人。
  殿裏柱子的柱頂有『裝修的格子網〔如格子架〕和擰成的鏈索形成的花圈』;這些表徵錯綜複雜的光景,而那些在神建造中作柱子的人,在其中生活並承擔責任。柱頂上有百合花和石榴;百合花表徵信靠神的生活;石榴表徵那作生命的基督之豐富的豐滿、豐盛、美麗和彰顯。藉着格子網的除去和擰成之鏈索的限制,我們就能過信靠神的單純、簡單生活,彰顯基督神聖生命的豐富,爲着神在生命裏的建造。
  所羅門,殿的建造者,豫表基督;戶蘭,柱子的建造者,豫表新約中有恩賜的人,他們成全聖徒,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代下二章十四節說到戶蘭的母親是『但支派一個婦人』;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使神的百姓絆跌,從神的道上墜落。戶蘭是一個寡婦的兒子,屬拿弗他利支派,他父親是推羅人,作銅匠的。戶蘭滿有智慧、悟性、技能,善於作各樣銅工。戶蘭成了一個『屬拿弗他利支派』的人,拿弗他利支派是復活的支派,也就是變化的支派;這表徵我們要成爲神建造的一部分,並有分於這建造的工作,就需要藉着在基督的復活裏得重生並變化,而從『但支派』轉到『拿弗他利支派』。
  戶蘭的父親是戶蘭作銅工之技能的源頭;然而,他的父親死了,留下他的母親(他存在的源頭)爲寡婦。我們若要對神有用,就需要取得世俗的學問和技能,但必須讓我們的『推羅』父親(卽這些事物的源頭)死了。不僅如此,我們的『但』母親必須『成爲寡婦』(與屬世的源頭分開),我們也必須屬於『拿弗他利支派』,卽變化的支派。因此,我們繼續保有學問和技能,卻不保有其源頭;我們的存在(母親)不再聯於我們屬世的來源;而且我們乃是在復活裏。
  歷史記載,摩西和使徒保羅在神的手中大有用處;他們不僅是柱子,也是建造柱子的人。今日召會的需要是讓主得着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要應付這種需要,我們都必須向主禱告說,『主,爲着你建造的緣故,把我作成柱子和建造柱子的人。』(張國忠弟兄)

1 2 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