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記結晶讀經(十九)蒙揀選成爲聖別,過聖別的生活,以彰顯聖別的神,並成爲聖城

  本篇要來看,神聖別子民的聖別生活。在已過的永遠裏,我們在基督裏蒙揀選,好成爲聖別;在今世,我們正在被聖化,被基督作爲『那靈,那聖別的』所浸透,要成爲聖別;在來世以至於將來的永遠,我們將終極完成爲聖城。
  聖別的意思不僅是成聖,分別歸神,也是與一切凡俗的不同、有別;只有神與一切不同,與一切有別;因此,祂是聖別的,聖別是祂的性情。父在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裏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愛裏,在祂面前,成爲聖別、沒有瑕疵。成爲聖別,先是分別歸神,其次是被神接管,第三是被神據有,第四是被神浸透,且與神是一。最終,這事的結果乃是新耶路撒冷;這聖別的實體屬於神、爲神所據有、所浸透,且與神是一。
  利未記十八至二十章是論到神聖別子民的聖別生活,與以弗所四章十七節至五章十四節相符,吩咐神聖別的子民脫去舊人,穿上新人,過聖別的生活,像神是聖別的一樣,作祂的彰顯。
  在以弗所四章十七至三十二節,有三節重要的經文給我們看見,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是爲着召會生活過聖別生活的基礎。首先是十八節,說到與神的生命隔絕;神的生命乃是爲了在祂神聖的分賜裏,用祂神聖的豐富供應祂的兒女。第二是二十一節,說到那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那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就是當耶穌在地上生活時,神的生命在耶穌身上所顯出的實行;這是指耶穌一生的真實光景,如四福音書所記載的。第三是三十節,警戒我們不要叫神的聖靈憂愁,我們原是在祂裏面受了印記,直到得贖的日子。
  利未記十八章三節提及,以色列人不可照着他們從前生活在埃及人中的那種樣式生活,表徵信徒應當在從前舊的生活樣式上,脫去舊人。也說到,不可在他們要被領進的地上,照着迦南人的樣式生活,表徵信徒得救後,不該模成世人生活與行爲的樣子。以色列人要照着神的聖別過一種聖別的生活(十八4~二十27),表徵信徒應當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着神,在那實際的義和聖中所創造的。
  『因爲那地受了玷污,所以我向那地追討罪孽,那地也吐出其中的居民』(十八25)。美地表徵包羅萬有的基督,是爲着神子民生存和生活的供應,也是爲着他們的享受。美地吐出受玷污且不聖別的居民,表徵包羅萬有的基督,原是我們的居所和我們所需的一切,作我們的享受,但如果我們與祂的關係不正確,祂就要把我們從祂自己裏面吐出去,不再讓我們享受祂。
  要聖別,因爲神是聖別的(十九2,二十7、26),這表徵要照着神的聖別行事爲人,過聖別的生活。十九章五節和六節題到平安祭,指明在十八至二十章所描繪神聖別子民的聖別生活中,神聖別的子民在平安裏有交通、來往、彼此的享受,乃是非常重要的。
  不容許有攙雜(十九19),這指明神要萬物各從其類,沒有任何種的攙雜。凡憑神生命而活的,就不可憑肉體而活。所供應神的話,不可與世界的話攙雜。活在新約生命裏的人,不該憑舊約的規條而活;屬於主的人,不該照着外邦人的風俗生活。
  我們需要過一種與祭司職任相配的聖別生活;惟有藉着天天接觸完全的基督,享受祂並經歷祂,纔能成爲這樣的人;祂要使我們完備、完全,且得到適當的平衡;這樣,我們就彀格在新約時代作祭司事奉神。(彭啓浤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八)遮罪

  利未記十六章描述遮罪。因着前面十一至十五章,所描繪神子民消極的光景:包括飲食的不潔,生產的不潔,痳瘋的不潔,漏症的不潔。按照神的觀念,在祂神聖的經綸中,乃有救贖的需要。因爲舊約時期不是成功救贖的時候,所以需要有要來之救贖的豫表和影兒;這個影兒就是利未記十六章中的遮罪。舊約中藉着動物祭牲所完成的遮罪乃是豫表,指向新約中基督所完成的救贖。
  遮罪,希伯來文字根意,遮蓋;這字的名詞,在利未記十六章二節和出埃及二十五章十七節譯爲遮罪蓋。在遮罪日,贖罪祭的血被帶進至聖所,彈在遮罪蓋,就是約櫃的蓋上,約櫃的蓋遮蓋了約櫃裏的十誡;這表徵前來接觸神的人,其罪已經被遮蓋,但還未被除去。如此,墮落的人與神之間的光景,就得以平息,但還未完全解決;直到基督來,獻上自己作平息的祭物,除去人的罪,纔成功了救贖。
  利未記十六章十五至十九節擺出了一幅遮罪之完成的圖畫。遮罪的完成,第一步是宰殺那爲百姓作贖罪祭的山羊。山羊表徵罪人,被宰的山羊作贖罪祭,乃是豫表那爲我們罪人成爲罪的基督。第二步是把山羊的血帶入幔內,彈在遮罪蓋上面和前面。把血彈在壇上七次,表徵基督的血有完全的功效,使罪人看見,心中平安。彈在壇上的血是爲着罪人的平安,而彈在遮罪蓋上的血是爲着神的滿足。
  歸與耶和華的公山羊要被殺,但歸與阿撒瀉勒的公山羊要送到曠野去,擔當以色列人一切的罪孽。阿撒瀉勒表徵魔鬼撒但,那罪惡者,就是罪的源頭,起源。基督作爲神子民的贖罪祭,一面在神面前對付了我們的罪;另一面藉着十字架的功效,把罪送回給撒但,罪原是從撒但進到人裏面的。藉着十字架,主耶穌有地位和資格,也有能力、力量和權柄,除去蒙救贖者的罪,並把罪送回給罪的源頭撒但,撒但要永遠在火湖裏擔罪。
  在舊約裏的遮罪,豫表在新約裏的平息。平息就是使雙方和好,並使二者成爲一。平息乃是藉着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使神與我們之間的光景得以平息,並使我們與神和好。作爲罪人,我們需要平息,以平息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並滿足祂的要求。平息與雙方有關,一方虧負了另一方,欠了另一方的債。因此必須採取行動,以滿足另一方的要求。路加十八章九至十四節稅吏的例子,說明平息的需要:『那稅吏卻遠遠的站着,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說,神阿,寬恕我這個罪人』(13)!這含示需要救贖主,也需要平息。稅吏曉得自己犯罪,何等得罪神,就向神求平息,藉着遮罪的祭物得神寬恕,使神能憐憫並恩待他。
  基督是爲我們成就平息的一位,使我們與神相安,祂是平息的祭物,祂也是平息處,就是神與祂贖民相會的地方。希拉斯哥邁(hilaskomai),指平息的事,就是成就平息,滿足一方的要求,而使雙方和息相安。基督在十字架上爲我們成就了平息,將我們帶回歸神,而使雙方和息相安。希拉斯模斯(hilasmos),指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基督自己爲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在神面前爲我們成了平息的祭物。希拉斯特利昂(hilasterion),是指成就平息的地方。平息蓋表徵基督是神在恩典中向祂的子民說話的地方。
  在希伯來四章十六節,這地方稱爲施恩的寶座:『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施恩的寶座就是約櫃的蓋,基督將祂爲着救贖我們在十字架上爲我們所流的血,灑在其上。阿利路亞,舊約的遮罪蓋成了新約施恩的寶座!這是何大神蹟,何等恩典,讓我們歡喜快樂,天天享受三一神奇妙偉大的救恩!(林天德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七)痲瘋得潔淨

  痲瘋表徵從人裏面發出來嚴重的罪,就如明知故犯、任意妄爲、定意頂撞神的罪(利十三)。在米利暗、基哈西和烏西雅的事例中我們看見,痲瘋起因於背叛神的權柄、背叛神的代表權柄、背叛神的法則以及背叛神的經綸。罪在聖經裏的意思就是背叛;因此,痲瘋表徵罪。這罪,這痲瘋,經由亞當進到人類裏面;罪旣進到人裏面,就從人裏面發出許多種的罪行,就是許多背叛的表顯。因此,患痲瘋者代表墮落的亞當子孫,他們都是患痲瘋的;人在肉皮上的腫塊、癬或火斑,是痲瘋的記號,表徵人表現於外的任性、與人不和、驕傲和高擡自己。利未記十三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的光景,表徵得救的人憑肉體行事,如發脾氣、稱義自己、不肯赦免人,乃是屬靈痲瘋的徵兆。
  利未記十四章患痲瘋者得潔淨,描繪神在基督裏已經爲我們豫備並成就之豐富、完整且廣闊的救恩;在這救恩裏,基督是那經過種種過程的包羅萬有者,也是我們得潔淨所需要的一切。四至七節這一切表徵主爲使我們的痲瘋得潔淨,降卑自己成爲一個標準高而身分低的人,爲要實行神的旨意,在十字架上流血救贖我們,而在祂的復活裏得榮,成爲尊榮至高的王。痲瘋得痊愈的人,仍需要在神面前求潔淨,表徵有痲瘋罪的病人,雖然因着裏面神聖的生命得了痊愈,還需要在神面前對付他的短缺和玷污,使他能得潔淨;我們尋求得潔淨,乃是與神的恩典和愛合作。
  記載於利未記十四章六至七節的事,表徵主完全的救贖不僅使人客觀的在地位上得潔淨,並且使人在聖靈裏,主觀的經歷主在祂尊貴、拔高而卑微的人性裏的流血受苦,並經歷祂的死、復活、升天和得榮。將被宰之鳥的血灑在患痲瘋求潔淨的人身上,表徵基督所流的血灑在我們罪人身上,這樣的灑就把我們聯於基督這位救贖者;灑血七次,表徵主血的洗淨是完全的。基督的升天由活鳥在空中飛翔所表徵;把活鳥放到田野裏,表徵活的基督使得了潔淨的罪人,不僅經歷基督的死與復活,也經歷祂的升天。
  剃患痲瘋者的毛髮以得潔淨,表徵對付己這基督身體之仇敵的難處;剃刀表徵十字架(利十四9)。當十字架的『剃刀』對付了己的一切方面,當我們一無所有,一無所是,我們就是潔淨的。我們該經過十字架並憑着那靈作每件事,以徹底拒絕己,爲着基督身體的緣故,彼此分賜基督。患痲瘋者在等候並儆醒七天之後,要再剃去全身的毛,洗衣服,並用水洗身,表徵求潔淨的罪人,需要負責對付他天然生命和日常行事爲人的每一部分;這表明我們若以確定、徹底並絕對的方式,認真的對付我們的罪和罪惡的己,我們就必得着潔淨。
  在利未記十四章三十三至五十七節裏,房屋豫表召會是我們眞正的家;房屋裏的痲瘋,表徵召會中的罪行和邪惡;祭司表徵主或祂的代表權柄,而察看房屋不是爲着定罪,乃是一種恩典爲着使人得醫治。七天之後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表徵經過一段完整時期的觀察後,召會的難處若還在發散,就要把捲入難處的信徒,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視爲不潔,像外人一樣;這樣作是要阻止疾病的擴散,並要消除那疾病。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表徵用別的信徒填補空隙;另用灰泥墁房子,表徵用對主恩典工作的新經歷,來更新召會;召會生活中要有新的起頭,就需要如此。痲瘋災病再次發作後,要拆毀房子,表徵一個召會的光景若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那個召會就該結束。
  召會對主恩典的工作有新的經歷,因而得着更新之後,罪若沒有擴散,召會就潔淨,沒有問題了;全召會需要憑基督永遠有功效的寶血,和祂永遠的活靈得潔淨,使召會完全潔淨,得以成爲神與人相互的居所。(吳文宏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六)喫的意義,以及擊敗死亡

  利未記十一章說到飲食上的分別,就是在喫的事上要有分別,因此就有了『喫的意義』這個結晶。本章也說到禁戒死亡,因此就有了『擊敗死亡』這個結晶。信息包含兩大段,說到喫的意義以及擊敗死亡。
  我們要認識喫的真正意思,就必須認識喫的意義。喫乃是接觸那在我們外面,卻能影響我們裏面的東西。我們都是我們所喫並消化之食物的構成,我們所消化的成了我們的構成。喫主筵席上的餅,指明主進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生命的供應,然後這餅成爲我們,食物成爲我們,而我們成爲餅。我們不只與我們所喫、消化、並吸收的食物有生機的聯結,更與我們所吸收到裏面的食物調和。喫、消化、與吸收食物,都使食物與我們這人產生內在的調和;喫、消化、與吸收也包含一種『成了』,因我們所吸收的食物,成了我們的一部分。神要我們喫、消化並吸收祂,好使我們在生命、性情、構成、彰顯上成爲神,但無分於神格。我們就是我們所喫的;因此,我們若喫神作我們的食物,我們就與神成爲一,甚至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
我們成爲諸天之國的實際之路,乃是喫基督作包羅萬有的糧。藉着喫君尊的基督這包羅萬有的糧,我們裏面就得了潔淨。我們都需要從主而來裏面的潔淨,就是因着喫耶穌而有的潔淨。成爲得勝者惟一的路,乃是喫耶穌。利未記十一章說到死亡是聯於飲食的,這指明我們的飲食,我們的喫,乃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
  死是神所憎惡的;在神眼中,死亡乃是最醜惡的,生命是最寶貴的。自伊甸園開始,神與撒但的爭執一直是在死亡與生命這個問題上。根據聖經,死比罪更玷污人、更可憎。我們向神認罪之後,我們的罪立卽蒙神赦免,但要從屬靈死亡的玷污得潔淨,卻需要一段時間。死和魔鬼是相聯合夥的;魔鬼旣是神的仇敵,死也是神的仇敵,死是神最末了所要廢掉的仇敵。對召會的攻擊是來自於陰間的門,來自於死。撒但所用以攻擊召會的終極兵器乃是死。惟有基督的生命並出自於基督生命的,必勝過陰間的門;神乃是要召會彰顯出基督的生命來,所以召會必須滿了生命。憑我們自己,我們不可能勝過死;惟一能勝過死的,乃是主耶穌基督。
  基督在十字架上嘗了死味,廢除了魔鬼,並且把死廢掉。主耶穌嘗了死味,不僅是爲着人,也是爲着神所造的每樣東西;藉此使神能在基督裏叫萬有與祂自己和好。基督藉着祂在十字架上的死,廢除了那掌死權的魔鬼,並釋放那些因怕死而受挾於奴役的人。神的兒子成爲肉體,好在十字架上藉着死,廢除在人肉體裏的魔鬼;這是要將撒但廢掉,使他歸於無有。主旣廢除了魔鬼,現今我們就不再怕死,並從死的奴役下得了釋放。基督藉着祂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把死廢掉。雖然死還沒有被除去,然而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死已被廢掉,乃是事實。
  主耶穌藉着祂的復活,勝過了死,衝破了死。主將自己交於死,死卻無法扣住祂,反而被祂擊敗,祂就從死裏復活了。死不能拘禁主,墳墓不能限制祂,陰間不能扣留祂,祂復活了;復活就是勝過死。因着復活的基督作爲賜生命的靈住在我們裏面,我們就能在生命中作王勝過死;神聖的生命使我們登寶座作王,在生命中掌權勝過死。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需要供應生命;我們經歷並享受內裏復活的生命,然後我們也需要藉着成爲管道供應這生命,讓這生命能流到身體別的肢體裏。(張國忠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五)希伯來書作爲利未記的解釋

  利未記是一卷豫表的書,有對基督最細緻、最詳盡的豫表。因爲基督奇妙且包羅,單憑明言不足以啓示祂,所以還需要藉着豫表;豫表實際上就是一幅幅的圖畫,啓示祂自己。利未記旣是一卷豫表的書,就需要加以解釋;使徒保羅在希伯來書裏解釋利未記(來一1~3)。我們要對利未記有正確的領會,就需要看見利未記與希伯來書之間的關聯。在希伯來書裏,我們看見利未記一至七章裏供物之豫表的實際。
利未記的中心思想乃是:宇宙般包羅萬有並無窮無盡的基督,對神並對祂的子民乃是一切。希伯來書作爲利未記的解釋,啓示基督奇妙、奧祕、包羅萬有的人位。我們要有包羅萬有之基督的啓示,就需要來看希伯來書裏所啓示之基督的各方面。而子基督是希伯來書的中心和重點。
在新約,神是在子裏,就是在子的人位裏說話;子就是神自己,是彰顯出來的神。希伯來書的精髓乃是神在子裏的說話。父神是隱藏的,子神是顯出的;子作爲神的話和神的說話,已經將神表明出來,使神得着完滿的彰顯、說明和解釋。在神格裏,子是神榮耀的光輝,是神本質的印像;榮耀是外在的彰顯,本質是內在的素質。子是神榮耀的光輝,是神本質的印像,意思是說,子是神臨到我們。
  在神的創造裏,子是創造者、維持者和承受者。子廢除了魔鬼;及至時候滿足,子就爲童女所生,來成爲肉體,好藉着在十字架上受死,廢除魔鬼。基督是我們進入榮耀之完滿救恩的創始者,元帥。基督是使徒和神家的建設者,祂是我們的使徒,就是受差遣,從神並同着神到我們這裏,與我們分享神,使我們有分於祂神聖的生命和性情。基督在祂的人性裏是神建築的材料,在祂的神性裏是建設者。
  基督是憐憫、忠信、尊大的大祭司;因爲祂是神的兒子,具有神性,也是人的兒子,具有人性;祂是憐憫的,與祂是人相合;祂是忠信的,與祂是神相合。在祂的人位、工作和所達到的事上是尊大的;祂經過了諸天,並且能同情我們的輭弱。基督是已進入幔內的先鋒;主耶穌所進入的諸天,就是今日幔內的至聖所。祂作先鋒,領先經過風暴的海,進入屬天的避風港,照麥基洗德的等次,爲我們作了大祭司。基督是更美之約的保證。希伯來七章二十二節的『保證』一辭,意指基督將自己質押給新約,並給我們衆人。祂是保證人,擔保祂要作成所需的一切,使新約得以成就。基督是能拯救我們到底的大祭司,爲我們代求,承擔我們的案件,使我們可以蒙拯救,並完全被帶進神永遠的定旨。
  基督是諸天裏的執事,是真帳幕的執事,把天供應到我們裏面,使我們有屬天的生命和能力,在地上過屬天的生活,正如祂從前在地上一樣。凡基督這屬天的執事所執行的,祂作爲那靈都應用到我們身上;凡祂所供應的,都傳輸到我們靈裏。基督是進入諸天之上的至聖所並得到永遠救贖的一位;基督的救贖是在十字架上完成的,但乃是等到祂進入天上的至聖所,就是將祂贖罪的血帶去獻在神面前,祂纔從神得到有永遠功效的救贖。基督是那又新又活之路的開創者,開路使我們得以藉着祂的血,從幔子(就是祂的肉體)經過,進入至聖所。藉着基督這更美的祭物,我們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
在利未記裏所豫表,並在希伯來書裏所啓示之奇妙、包羅萬有的基督,是我們永遠的分。希伯來書所啓示基督的各方面是無窮無盡的,這樣一位奇妙、包羅萬有的基督是我們永遠的分,給我們享受。(翁景忠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四)祭司一切事奉的根據─燔祭壇的火

  本篇信息首先說到,神乃是烈火(來十二29,申四24,九3)。作爲那焚燒者,神是聖別的,凡與祂聖別性情不符的,祂這烈火就要燒盡。在但以理七章九至十節,神的寶座乃是火焰,其輪乃是烈火,從祂面前有火河流出,這指明神是絕對公義、全然聖別的。另一面,主藉着祂的死,將祂自己這生命的火釋放到人裏面,而在地上焚燒(路十二49);這火乃是屬靈生命的推動力,出於主所釋放的神聖生命。此外,聖經中記載,神的七靈是在寶座前點着的七盞火燈(啓四5);在荊棘中焚燒的火焰乃是三一神(出三2);神的話是火(耶二三29)。因此,凡有心願事奉神的人,必須認識神是焚燒並加力的烈火;當神進到人裏面時,火也進到人裏面,在人裏面焚燒。
  其次,祭司對神的一切事奉,都必須根據於燔祭壇上的火;我們的事奉必須是這火燒出來的(利九24,十六12~13,六13,十1~11)。神要以色列人燒香事奉神,而他們燒香所用的火必須取自祭壇上的火。我們的事奉,也必須是神的火燒出來的。火是熱力的來源,我們的事奉要有熱力,就必須經過祭壇的火燒。這火該是我們裏面的熱力,推動力,衝擊力,成爲我們事奉的真實動力。我們若是誠心的把自己獻給神,天上的火就會燒到我們身上。祭壇的火燒出有力的事奉,其根據乃是認識十字架,把自己擺在十字架上,讓神得着,讓神聖的火燒在我們裏面。經歷祭壇火燒的人,就用金、銀、寶石建造。只有經過火的工程,纔是金、銀、寶石的;不是經過火的工程,就是木、草、禾稭的。如果我們的工程是火燒出來的,就要經得起火燒的試驗。
  接着,我們絕不可用凡火事奉神,乃要用祭壇上的火(利十1~2,九24,六13)。根據豫表,祭壇以外任何的火都是凡火。拿答和亞比戶的失敗在於沒有用祭壇上的火,用的是凡俗的火,不是聖別的火。凡火表徵人所獻給神天然的熱心、天然的喜愛、天然的力量、和天然的才能。凡火就是己的火,就是屬魂生命、血氣生命、和天然生命所發出來的火。拿答和亞比戶受審判,是因他們照着天然的生命行事,用天然的方法爲神作事,犯了妄爲的罪。這是很強的警告,當我們接觸神聖的事物時,需要將十字架應用於我們天然的生命,否則,會遭受屬靈的死亡。神不只注意有沒有火,也注意火的源頭和性質,我們的火熱必須來自於祭壇。每一個蒙神呼召的人都必須看見,他乃是荊棘,有火在他裏面焚燒,而這火就是神自己。
  末了,燔祭壇上的火要一直燒着,不許也不該熄滅(利六12~13)。爲此,我們該有以下十點實際且具體的操練:第一,將神所賜我們的靈如火挑旺起來,讓主焚燒我們,並使我們一直的焚燒。第二,享受神作爲愛的火,好用祂的愛來愛祂,並愛別人。第三,每早晨花時間與主在一起,有一個新的開始,而被祂復興。第四,呼求主,激動自己起來抓住祂。第五,禱讀神的話,用我們的靈劃擦聖經的靈,以點着神聖的火。第六,沒有保留的向主敞開,被祂光照、焚燒並灌注,藉此被那作爲七盞火燈和基督焚燒七眼的七倍加強之靈所充滿。第七,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第八,爲主說話,將祂分賜到人裏面,而在神經綸的行動裏享受祂作我們煉淨並推動的焚燒能力。第九,在衆召會裏,並在衆召會之間彼此配搭,爲着神獨一的行動,享受祂作那使我們聖別的火。第十,七倍加強之靈如同七盞火燈焚燒,推動我們起來行動,以完成神的經綸。(曾廸華弟兄)

利未記結晶讀經(十三)祭司的承接聖職

  神在西乃山頒賜律法並在帳幕建造之後,就賜給祂的子民利未記,以訓練他們敬拜並有分於祂,而過聖別、潔淨、喜樂的生活。特別在第八章全章記載,祭司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
  『承接聖職』原文意爲『雙手充滿』,亞倫承接聖職,得着大祭司聖別的地位,藉此他虛空的雙手就得着充滿。而我們新約聖徒承接祭司的職任,就必須有包羅萬有的基督作全部五種祭『充滿我們的雙手』,給我們享受。基督之於我們的一切所是和祂爲着我們的一切所作,如供物所豫表,都是將我們構成祭司。換言之,我們被構成爲祭司惟一的路,乃是藉着天天享受基督作一切的祭物。作爲燔祭,祂是那向着神絕對的一位;作爲素祭,祂在人性上是完美的一位;作爲平安祭,祂是那恢復我們與神交通之平安的一位。我們也要經歷祂作贖罪祭,對付我們的罪性;以及作贖愆祭,對付我們外在的罪行。所以我們需要天天持續不斷的享受祂,使我們被構成事奉神的人。這個構成就是神聖的任命。承接聖職是在我們這面,我們把自己奉獻給神;而任命是在神那面,祂任命我們。當我們承接聖職,奉獻的時候,神也在任命我們,這兩方面都在於我們的構成。承接聖職不是一次永遠完成的,乃是一件持續不斷的事,要天天進行的,因此我們需要每一天更多被基督構成。這不只是爲着我們自己的享受或應付我們的需要,更是爲使我們能成爲祭司,應付神的需要。
  亞倫和他兒子們在會幕門口承接聖職,表徵我們承接祭司的職任,不僅是在神面前,也是爲着召會。摩西用水洗了亞倫和他兒子們,表徵我們要承接祭司的職任,就需要那靈的洗淨。摩西用膏油抹帳幕、祭壇、洗濯盆及一切器具,使它們分別爲聖,表徵基督與召會、十字架、並那靈的洗滌,都與新約的祭司職分有關,使祭司得以聖別。膏抹將那複合有基督的人性、人性生活、死、復活和升天的三一神帶給祭司以及召會生活。指明祭司體系受膏抹乃是使神與我們成爲一,因爲膏抹表徵凡神所是、所正在作、以及將要作的,都是我們的。
  摩西給亞倫的兒子們穿上由金線(神聖榮耀)和藍色、紫色、朱紅色線和細麻(人性華美)作成的祭司聖衣,爲榮耀爲華美,分別爲聖歸與神。衣服表徵彰顯,新約祭司的信徒,當以基督的神聖屬性調着祂的人性美德爲妝飾;使我們過彰顯基督神聖榮耀和人性華美的生活,就得着聖別並彀資格成爲祭司體系。
  贖罪祭的公牛表徵較剛強、較豐富的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以對付肉體、舊人、內住的罪、撒但、世界和世界的王,使我們得以承擔新約的祭司職分。這題醒我們在自己裏面乃是前述一切消極事物的構成,所以需要天天獻上基督作贖罪祭,好盡祭司的職分。我們在召會生活中,對基督作我們贖罪祭豐富的享受,使我們能將基督這對付罪的生命供應給信徒,使他們可以對付自己的罪,以恢復他們與神之間中斷的交通。
  燔祭的公綿羊,表徵剛強的基督作我們的燔祭,使我們得以承擔新約的祭司職分;這供物題醒我們這些事奉的人必須絕對爲着神,而我們卻不是。因此,爲着祭司的事奉,我們需要天天取用基督作我們的燔祭,經過這世代的黑夜,直到早晨,就是直到主再來。摩西取承接聖職所獻公綿羊的血抹在亞倫和他兒子們的右耳垂上,右手和右腳的大拇指上,表徵基督救贖的血潔淨了我們聽話的耳、工作的手和行動的腳。說明我們必須學習聽神的話,作祂所要求的,並照着祂的路而行。
  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同樣的程序重複七天,好爲他們遮罪,表徵我們要記得我們這些新約祭司承接聖職並接受任命的一切相關之事。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人人重看我們祭司的職分,而承接聖職。(張上釜弟兄)

1 2 3 20